【来自魔物娘的强制榨汁♥~】(07)【作者:Kurmile】

字数:7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续魔物娘的强制榨汁7

  在我这个角度其实看得不算清楚,但是这已经是接连着的树干的最后一梢,我闭上眼,主动切换成了银瞳,感觉就像是在看蓝光碟一般清晰:

  沼泽娘的面前站着三个人,一个女生一个壮汉还有一个很做作样的金发男,应该是一个队伍的,嚯~还是个经典款配置小队,就算不看打扮也能猜到那个女生不是远程输出就是治疗,壮汉怎么看也是个肉盾,至于金发男就只能是近战输出了,我应该与他合不来。

  三个人的配合还不错,沼泽娘有点落了下风,长扫出一道范围攻击的水柱时,壮汉就持大剑抗在前面,稍露一点破绽金发男就从后面冲过来贴身放了一通技能,和壮汉切换来不及受伤时躲在后面的女生开始吟唱治疗,这个磨皮打法还真是通用,不过迟早会被击溃的,那个女生的法术还是跟不上,金发男的攻击频率越来越低,攻击最高的壮汉完全没有出手的机会,他们身上闪着的蓝光应该就是他们不会沉入沼泽内的原因吧,这个世界的魔法消耗我还不是很清楚,看得出来双方都还比较吃力……不,沼泽娘好像根本用全力。

  他们这样交战了一会儿,三人组没有什么办法打出什么有效战术,沼泽娘看起来要动真格的了,只见她建起一道水泥状的护墙,壮汉见来之不易的机会抡起大剑就往上重重一砸!金发男似乎想要拦住他没来得及,打上去的瞬间大剑就被护墙构成的泥封了起来,而壮汉站着的位置突然就扎出十树根刺,金发男正要去救却听到原本在身后治疗的女生发出了一声惨叫,那女生的身后,不知不觉的就出现了沼泽娘,直接将她用泥捕抓了起来,在金发男犹豫转身的刹那壮汉就被泥刺穿了个透心凉,金发男大叫了起来,手中的剑闪烁着爆炎的赤红,他们是一定全军覆没了,那火系打土系少年人还真是有想法,他们之中有不少次对话,不过隔得太远我是听不到的,只知道金发男一直吼叫着挥剑砍向沼泽娘,说起来他们的装备也算是有模有样的竟然会输的这么惨?

  「真是可悲的男人,从开始他们就已经输了。」

  我的耳边突然想起一整清晰的女声。

  「你醒了?意外的还真老实。」

  她正用着竖瞳和我一样看向战斗的地方。

  「哼,我现在不止没有什么力量,连武器也没有,大喊大叫的像什么样子。」
  「和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差距还大,嘛这也省了我很多事也好。」

  沼泽娘抵挡了一阵就用泥刺穿透了金发男的双腿,他叫喊着摔在了地上,泪水横流还在挥舞着手中的剑,虽然我只是旁观,不过这只金发败犬看了感觉还真是可怜,一副人生赢家的样子做起了勇者,接了几个任务赚了几次钱变得小有名气就换了更好的装备带着好朋友和两情相悦的女孩子来挑战上位的魔物娘,结果对人家来说根本不堪一击,未婚妻被抓,好朋友惨死,虽然设定都是我瞎编的不过看起来一般就应该是这么个套路。

  我觉得他做作不代表我就是讨厌他,看他长相其实就是那种一本正经的食草系老实人,很难让人厌恶,可就是与我的性格合不来(见学姐第8章,未更),所以我是不会救他的。

  沼泽娘将他倒掉了起来,脱掉了他的裤子,这家伙肉棒应该不会在这种时候都能勃起吧?事实证明,那个修女说得没错,男人这种生物无论在什么时候只要阴茎受到刺激就是会勃起,哪怕只是对着一滩软泥状的生物。

  只见他的双腿成M字形的张开,沼泽娘对着他蜷缩起来的阴茎端详了一会儿,看表情应该是笑了,说了这么几句,金发男拼命的摇着头,那个原来被捕获住的女生从泥里捆着送了出来呈现在了金发男的面前,刚好就是能看见金发男阴茎全貌的角度,而且还没有办法移动视线,台词基本都不用猜,就那么几句。

  紧接着金发男的肛门就钻入了几根触手状的软泥,前列腺受到刺激的他继续不想肉棒也突硬了出来,那个女生也拼命的摇着头拒绝,然而沼泽娘是不会就这么停下来的,她抬起自己的手,让肉棒口对准那个女生搓弄了起来,上下两路被齐攻的金发男很快就坚持不住快要缴了械,只听得他发出一整连我都能听到的惨叫颜射了那个女生,这样还没完,沼泽娘并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又往他的后庭插入了一根软泥的触手,感受到肝门被开发的金发男丑态的扭动着屁股,沼泽娘就翻身上去骑在了他身上,将他的肉棒反插入她的穴中,一起放荡的做了起来,虽然不知到他确切的感受,不过魔物娘的穴是绝对的快感,尤其是想沼泽娘这种高段位的一定更是飞天一般的感觉,果不其然,一开始还在拒绝的金发勇者逐渐的就开始自己动起腰来,随着一阵抖动后,沼泽娘将肉棒拔了出来,从她的小穴内还流出了些许金发男的液体,不过紧接着的就是一种混合光的物体出来,出现了第二只沼泽娘的分身!

  「那个女人还是这么恶趣味。」

  「她性格还真是令人捉摸不透……感觉就好像有不同的人在用。」

  「注意到了吗?她有三个人格,思考模式战斗方式全都不一样。」

  我考虑了一会儿,对蜘蛛娘说:「你帮我打败她,我就放了你如何。」
  她听闻,哈哈大笑着说:「哈哈哈哈!即使吾帮助你你也不可能战胜她的,何况待到吾的力量恢复你也是必死无疑!」

  「这样啊,没办法了,那我现在就挠你痒,直到你笑死为止。」

  说着我还炫耀般的在她眼前活动着我灵活的手指靠近她的腋下,对她这样的人来说,用生死来威胁反而不会有什么效果,就要对着她意想不到的地方进行攻击才可以。

  「你这混账!竟敢……哈哈哈哈哈哈、停下来、停下来!」

  在她还没说完我就对着她敏感的腋高速的轻抚着,痒得她花枝乱颤,看得出她想忍耐,但还是忍不住的笑了出来,我怕她的声被沼泽娘发现就吻住了她稀薄红艳的嘴唇,用着舌尖压着她的舌头使她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直到她用嘴型对我说:我答应你。

  「咳,虽然我答应会帮你,不过我也只能告诉你她的弱点是什么,现在的我还使不出任何力量。」

  她喘着气如是说。

  「只要足够我救出那个女生就够了,嗯?」

  她有些脸红,看起来煞是可爱,止不住我又亲了她一下,反正她现在打不过我。

  「……那个女人最怕的其实就是连战,因为她有三个人格,所以她魔力比起一般人的消耗要多上两倍以上,而不同的人格相互补全彼此的优缺点,捕食的时候就会开始逐渐分化开来均匀吸收精液,像现在一样,这是第一个分身,第二个出来的时候,就是你的机会,虽然你会受到来自三面的猛烈攻击,但是威力都是弱化的,等到她补全了流失的体力,你基本也就死了。」

  「必须先输过一次才能赢吗?真是有趣。」

  在我说出这句话时,果不其然沼泽娘出现了第三个分身,30分钟就是为了这个嘛,是时候了,临走前我看向了人化的蜘蛛娘,发现她也在看着我。

  「那么就再会了,临走前不给我最后一个吻吗?」

  「下次见面你将必死无疑!」

  「是吗?」

  我又亲了一下她的脸颊,却被她咬了一下耳朵。

  「真是薄情啊,披风就留给你了,但是你咬我就没收你的头绳。」

  说着我怕解下了她绑扎在她秀发上的特殊金色绑带,在她还没开口说我之前就奋身往前一跃,加入了战斗的尾声。

  而三只沼泽娘还在沉迷着榨取那个金发勇者,骑在脸上的、坐在肉棒上的、在后面玩弄着蛋蛋的,淫乱成一团,那女生也只能闭眼不去看着一幕幕的欢愉……惯例开局先抛飞刀,两道黄金色的光圈飞闪着就切断了三体沼泽娘的头部,以后我要把这一招叫做「耀金之月轮」,挺帅。

  在她们再生肢体时,飞刃已经回旋到了我的手中,再一次!去吧!「耀金之月轮」!,飞刃精准的就斩开了束缚在那个少女身上的泥泞,在所有人反应前我扛起那个女生拔腿就跑,然而上位魔物娘果然不是这么简单的,只在一息之间我脚下的土地就化为了泥潭,紧紧吸附着我的腿!

  「喝!!!」眼看着沼泽娘就快回到三位一体的状态,项圈收缩黑瞳触紫,一切都变慢了下来,多出了几秒考虑的时间,好吧,就这样好了!我将那个女生丢上了沼泽,踩在她的肩膀上跳了出去同时牵住她的手,在把她踩下去的同时又借力把她拉了出来,这个隙间我召回了一柄飞刃,如果我运气好的话她会用泥没收住我的武器,这样的话她就不会料到强化状态甩出去的可比刚才要强几倍有余!果然,她这样做了,三体同时召出了黑泥要防住我的攻击却被剑刃卷在一次切了个粉碎,这样的话即使她再生也没有这么快吧,把两把都召回来我就抱住那个女生跑路了。

  路途中我并没回头,不过她也应该不会追过来了,她手上那个金发男还要回收,蜘蛛娘也不在我手上了,她本人也不会为了追我而分身过来,倒不如说我希望她这么过来让我能砍死她,毕竟咱好歹也算是起手就做上位任务的人。

  「那个……差不多可以放我下来了吧?」

  怀中的女生轻声对着我说道。

  我这才将注意转到她的身上,可是我的注意马上就转移了,因为项圈逐渐宽松,四肢逐渐变成了孩童大小,抱个女孩子走路果然会年轻几岁(笑。我没来得及把她放下来,就连她一同摔倒在地上滚了几圈,就体位来说,我刚好扑倒在了她的怀中。

  我抬起头,正对上她还带有着些许泪痕的视线,她看着我,紧紧的抱住我哭了起来。

  「他们、他们都死了!!呜……」

  「已经没事了,就当他们也只是去了远方吧。」

  我轻轻的摸着她的头,严格来说她勒得我有点喘不过气,不过仔细看的话她长得其实还是颇有姿色,摔倒之后的秀发散的虚笼笼的,被泪水浸湿的水髩连得细细的,俏小脸上水汪汪的大眼睛,牧师打扮,可也是不怎么保守,腋下、肚脐这些地方全都毫无防备,使牧师这样的衣服都有着时尚的工口感,战斗的时候都没怎么细看,这还是个不错的小美人,这么一看我就不觉得金发男有什么可怜的了。

  她在我的拥抱下哭了一阵,逐渐的平静下来,我把她扶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而现在她坐着我才到她头这么高,举个例子来说就和大学生与小学生站在一起时的状态差不多。

  「请问您是?」

  「啊,这些等会儿再说,这里目前还不算是安全区域,你知道这附近有什么城镇或者村庄吗?」

  「有的,沿着这条小路走就可以了,我们……我就是从那里来的。」

  「路?在哪?」

  「您不知道吗?这些树之间是有排列方式的,仔细看的话就能发现有几棵树是不一样的。」

  「没什么不同呀?」

  「那您是怎么……嗯,这是当地人为了避免在森林里迷失且避免引起魔物娘做的防御措施,树木之间的种类很像而且又少,不过一般不知情的人进来这里的时候都会事先买好这里单独的地图的。」

  「我们走吧。」

  我是不会说出自己懒得做这些事前准备直接就闯进来这件事的。

  路上我倒是问出她不少事情来,她出身是南边沿海的波塞城,她擅长的就是体力回复与Buff的加成,攻击技能很少,已经和伙伴探索这片世界有段时间了,任务经验也算是丰富,这次是她们第一次挑战上位的魔物娘,结果就和我看到的一样。

  在她的带领下我终于回归有人类的世界里,之后就发现一件早应该发现的事情,我没钱啊!!!

  而她身上也不剩多少,讨伐上位魔物娘时整修装备都花掉了,武器还在战斗时丢掉了,总之清算我们身上的所有钱只够住在马厩里……

  「那个,您到底是谁……」

  在我们坐在稻草上时她终于开始问到我的事情了,不过在路上结合她的说法我也准备好了一套应付的说辞,清了清嗓音:「那么,就说说关于我的事好了。」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醒来时就发现是这样了,什么也不清楚的就遇到了战斗的你们,凭借着身体的意识把你救了下来,关于你的两个同伴我很抱歉。」
  「这样啊……」提到她两个同伴时她的脸色就灰暗了下来,而我就趁机转移话题的说:「不过现在看来我应该是在做什么任务的时候失去了记忆,除了武器之外身上还有这些东西。」

  我拿出了蜘蛛娘的任务契约,以及蜘蛛娘的头绳。

  她拿起来看了看,恢复了几分神色说:「原来是这样吗……」

  「什么?」

  我继续装傻。

  「这个村子原来就是一直受蜘蛛巢穴影响的地方之一,我们会接讨伐沼泽娘的任务就是因为在这里听到了有传闻说另外一个上位任务是被一个年轻人单枪匹马解决的,所以我们才会大意的觉得能赢的……原来那个人就是您啊。」

  「解决民众困难的人最终却只能睡在马厩了吗,话说回来你能告诉我更多关于这个世界的事情吗?像是魔法技能之类的。」

  「您还真是什么都不记得呢,难道连身份卡都不见了吗?」

  「不清楚。」

  「啊,就是这样的。」

  她从身上拿出了十分有魔法世界风格的卡片,标满了这个世界的文字。「这就是这个世界运行的重要工具之一哦,上面包括了个人财产、履历、技能都在这上面,不过金钱的使用只能在接近主城的城镇里才可以,像这种边境的村庄还不流通,而且着上面的资料只有使用者本人或者使用者授权的人才能看懂。」
  也就是说,这是一张异世界的身份证兼银行卡,设定上的话就像是[素晴]的卡片差不多吧。

  「这种的没有,不过我身上倒是有这样的东西。」

  我拿出了那片金羽毛。

  「这可真是稀奇,不过我听说特殊身份的人卡片的确会有不一样,您试试看触摸在上面,在心里呼唤一下。」

  我照做,竟出现了一个操作界面,原来这东西是个操作端口,Ui设计还挺炫酷的嘛。

  登录名……所有技能……所有状态……所有财产……当前地图……未知……未知,功能还挺多的,不过看起来我还没有全开启,上面还有许多问号大概都是要我亲自操作的吧。在我研究怎么使用的时候耳边传来一阵均匀的呼吸声,看来她是很累了,毕竟一天之内发生了许多事,就在我也想熄灯睡觉的时候下半身开始不听话了……

  我明明没有那个意思怎么就勃起了喂?勃起要素就只有一个熟睡少女这样能硬?!为什么感觉就像要突破极限一样的变大,由于身体减少了大概10岁的年龄所以肉棒看起来尤为壮硕。原来如此,我看出来了,按照以往的经验来看,变成小孩意思就是必须要射个两三次才能变回去,而变成小孩的原因大概是因为用了项圈的缘故吧,这时候要怎么办好呢?

  因为我逐渐的要感受到受下身的影响身体也开始发情起来,虽说我不是什么英雄,但是她的状态……我转眼看向了她,熟睡的她就好像是在引诱我性侵她一般,我给了自己一拳,清醒点,这个时间、地点、人物,我只是舔舔脚自慰一下也不过分吧!

  我脱下了她的靴子,内衬的白丝袜顿时散发出一股暖暖的热气,一整天闷在靴子里的脚,汗液都打湿了袜尖,透在白丝里若隐若现的嫩足,应该先好好的闻上一吻,感受温热的脚底还有着些许幽幽湿气,舔足这种事,也是要慢慢来的,先将脚趾轻轻揉开,散出夹在趾间汗气,再将整只脚放在脸上,啊~当然,也不要忘了另外一只脚,将她含如口中,从第二三只脚趾细细品尝这只脚一天的旅途,逐渐的将舌尖贴着趾间的空隙走,最终含住所有脚趾,而她的小脚,刚好让人能做到。

  这种时候克制我怕是失了智,掏出赤红展翅的胯间暗炎龙,用他撞击她的脚底,摩擦着她的肉垫就用力的佧了起来,一边吸吻着她的脚,一边用手玩自己这种事,好像还是第一次吧,怪不得这么多变态喜欢这么做,真的是爽到成神,虽说是自己的手,不过由于变小了来回抚弄的感觉倒是不如平时这么均匀,虽然说现在四肢细得跟女孩子一样,不过毕竟还是自己动手……如果我女装看着镜子的话……不不不,现在要集中精神的是下面的事!不过怎么就是不出来呢?

  明明下体壮硕得快要突破极限却就是射不出来,明明那个液体在蛋蛋里蓄积着不少却就是不走主路赶紧出来,难道说……因为平时玩得太厉害自己用手已经解决不了了吗?魅魔这种时候怎么就不来呢?!来只魔物娘也行……不要着急,我手中不是还掌握着一对美脚吗?关摩擦脚底的不行的话那就来吧,将她的双脚并紧,召出她的足小穴,二话不说就将其用力插了进去,在她脚心来回穿梭的这十来会间,我终于喷射出了大量白花花的液体,大量到什么程度呢?连着她的肚子上,胸部上,甚至脸上都粘了些许,一次顶人五次左右,但是我的欲望并没有得到平息,不过这么大动作继续她在累也该醒了过来,毕竟我还是在她浅睡眠时下的手。

  她迷瞪着眼,就要睁开的样子,看我先声夺人!虽然还翘着赤炎龙但是没关系,我扑到了她的怀里,扮出一副很紧急的样子对她说快装睡,魔物娘来袭!她听到这句话就急忙闭上了眼,不过装得很不像就是了,看着还真可爱,趁机我就穿上了裤子,把还在咆哮的暗炎龙装了进去,现在衣服的大小穿着倒也不是多么难受,正打算销毁她身上的证据时,就听到马厩外传来一阵真正急促的敲门声:
  「两位旅人快藏起来,魔物娘来袭!」

  没想到真的来了,这不是刚好吗,现在的我可是青春未及十六岁,欲火难禁一丈高,我今天就是要日死一只魔物娘!

  「你藏好,我去看看。」

  「我帮你吧?」

  她悄声的问道,其实身后有个加血的伙伴战斗的确会均衡一些,但是现在的我满脑子就只有动物般的欲望,强烈的性冲动使现在的我甚至快狂化起来,性爱真是能让人中毒。

  「不,我一个人去就足够了,安心的睡吧,我可是能一个人完成上位任务的实力。」

  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其实我心里还是有点过意不去的,毕竟对心灵还有空隙的女生下手不是我的作风,虽然再让我选还是会这么做就是了。

  「嗯……至少让我帮你做些什么吧。」

  她牵起我幼小的手掌,在上面画了一个符号,闪了一阵光芒,就消失了。
  「但愿能够帮到你,小心些。」

  总觉得她这样做是因为我看起来比她小的缘故,也难说,总之能收到女孩子的关怀我就坦然的接下了。

  我打开门出去,反手就把门关了起来,卷了卷身上有些宽大的衣服翻身跃上屋顶,唤醒银瞳侦查,夜色中凭借月光看着远处依稀有几个影子在一户人家的庄园里毁坏着什么,更让人确信的是在那个方向中发出了几声惨叫,就是你了!我摸了摸裤子中血脉喷张的分身,纵身一跳紧接着落地滚了一下就好似猎鹰一般飞奔着到了事发的地点,到那儿就只见得有几匹狼正在围攻着一个拿着菜篮的农妇,我连飞刃都不行扔二话没说上去就踢飞了一只,其他的狼发现我就向我扑了过来,这种程度对我来说就像是新手任务一般简单,几下重拳迎面打向扑来的狼群,硬生生将他们逼退了下去。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